创艺 · 说 创艺 · 说

创艺沙龙——经典与设计 Vol.11薄邱尼与网格球顶

创艺沙龙

经典与设计


经典


翁贝特·薄邱尼

《城市的兴起》&《空间的连续的独特形体》


Umberto Boccioni

1882—1916


翁贝特·薄邱尼是意大利画家和雕塑家,未来主义画派的代表人物。他跟随从法国回来的画家贾柯莫·巴拉(Giacomo Balla)学习当时在法国盛行一时的分色主义的基本原则。1909年马利奈蒂(Filippo Marinetti)在《费加罗报》上发表了《未来主义宣言》标志着未来主义的创立。紧随其后,薄邱尼在1910年发表了《未来主义绘画宣言》,成为未来主义的核心人物。他的理论从某种意义上说,不仅超越了那个时代,甚至超越了他自己的实验。他还提出使用发动机以使某些线条或平面活动起来,这一想法由构成主义实践,至六十年代被广泛运用。他别出心裁的作品,展示了他在绘画和雕塑领域所取得的独特成就。战争爆发之后,他被征入伍,1916年坠马身亡,年仅三十四岁。


The City Rises

Umberto Boccioni,1910


在《城市的兴起》这幅作品中,前景出现了一匹烈马,这匹奔马体形巨大,似乎把城中所有接近它的人都撞倒了。薄邱尼用细碎的短线条来勾画激烈活动着的、有速度的人物与物体。光线因这种剧烈的动作而扩散开来,到处在闪闪发光,令人惊惧,也使人眼花缭乱。这幅画突出了激情与动势,格调与众不同。薄邱尼以烈性的马来象征和隐喻当代的工业社会,人们被这种突飞猛进的工业生产速度所撞击,所冲垮,有的支持不住这种强有力的节奏而倒下了。作为未来派绘画中的一个画例,这幅画含有某种对现代社会工业化的惊恐的意味。


Unique Forms of Continuity in Space

Umberto Boccioni,1913


《空间的连续的独特形体》是薄邱尼最具雕塑传统,同时也和他的绘画之间最有特定关系的作品之一。他塑造了一个没有头和手的人形,展现出了人物步行时的连续性,用展现拖影的方法做到了在静止中表现出速度感。这个昂首阔步的人物,由青铜曲面组成,仿佛人体在疾速前行中向后飞舞。曲面的体积没有被实际的人体限制,基本上像是在平面里运动,仿佛把绘画的人物转化成了浮雕。波丘尼在创作中采取了动态分析摄影的方法,这个形象其实是观者站在一定距离,从远处看到人体形态后的直观感觉,在感性的审美下是一个完整的,有头有手的,正在连续行进中的人的形体。


设计


网格球顶


1967年的世博会上,一个由六边形和少量五边形钢管组成的网格球顶包裹了当时的美国馆,这就是后来我们所熟知的“富勒球”。



巴克敏斯特·富勒设计的“网格球顶”并不是指一个特定的建筑,而是一种结构,由富勒在50年代向美国专利局申请。在几何学上,圆顶是一个二十面体,由五边形散布成六边形网格形成的二十边形,并在这二十个面上分割细分一系列具有较小扭曲的等边三角形,这些扭曲将各个平面弯曲成壳。这种空间网格结构完全由三英寸(约7.6厘米)的钢管构成,在接缝处焊接并使钢管沿着结构顶部方向逐渐变薄,以便将力更好的分配在整个结构中。这种设计遮盖一平方英尺地面所需要的结构的重量仅约4 公斤/ 平方米。



最初的“富勒球”圆顶外表面覆盖的透明亚克力(丙烯酸)薄膜,其在1976年的火灾中遭到破坏,撤除薄膜后,圆顶本身的封闭空间转变成了结构本身,裸露结构的造型,虽然不是建筑师本意的设计,却营造了一种清晰易读的透明感,充分展现了富勒设计的独特性。



富勒的设计都贯彻着“低碳,最大限度利用能源”的理念,他的网格球顶被设想于 “曼哈顿穹顶”的计划。用一个“富勒球”式的大壳将曼哈顿中心区罩起来,大罩里面的城市可以建立一个完整的、自给自足的新陈代谢系统。“大罩”可以创造适合生存的气候,提供必要的生态机制,并有完整的处理垃圾污物的办法,同时对外部防御,无论是太阳风暴,还是核弹爆炸。



同时,网格球顶的“宇宙中最有效率”的造型,也启发了化学家们,让他们提出了关于含有60个碳原子的簇(又名“足球烯“)的构造假设,并于1996年证实,这样的新碳球C60也被名为“巴克敏斯特富勒烯”。